配资排排网
首页  >  股市头条新闻

趣链科技汪小益:隐私计算在金融业征信、反欺诈、风控场景大有作为

作者:配资排排网  来源:转载  阅读:88

  “我们最开始的应用场景就是黑名单共享,机构之间的黑名单共享和查询有助于帮助机构规避风险,如多头借贷、多头骗保等。”趣链科技技术总监、隐私计算负责人汪小益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示。

  趣链科技作为区块链独角兽企业,隐私计算业务相对比较低调,汪小益介绍:“确实现在一提到趣链科技,很多人印象中的标签就是区块链。其实我们2019年就开始做隐私计算业务条线了,开始做隐私计算还是在对接客户需求时,单纯区块链技术不太满足某些需求,才促使我们隐私计算条线业务的开展。”

  不仅仅是区块链

  《华夏时报》:趣链科技对隐私计算条线的定位与发展目标是什么?

  汪小益:隐私计算是单独的产品条线,和区块链在产品上是完成独立的两款产品,目前是链上链下协同的数据服务模式。对比来看,目前我们区块链条线服务范围更广泛一点,主要是数字资产,需要可信数据不可篡改的场景,包括溯源、供应链金融、数据确权、数字身份等等;而隐私计算更专注于数据共享、数据安全、隐私数据处理纯数据的领域。但是从整个数据安全流通和使用的场合中,它其实是需要他们多个技术之间的互相去配合的。

  隐私计算与区块链技术在本质上是有很多结合点的,区块链可以很好的解决数据共享中的确权、监管审计、溯源等问题,但是区块链的账本是公开的,隐私计算是可以弥补数据隐私保护的问题。区块链确保计算过程和数据可信,隐私计算实现“数据可用不可见”。共享的部分通过区块链去做,非共享的使用隐私计算推进,区块链与隐私计算紧密协同,我们打造了BitXMesh,促进数据安全流通。

  趣链是采用的完全完全分布式的方案。保证在隐私计算的过程中数据存储在拥有方本地,明文不被泄露。我们的产品设计理念主要还是以解决客户实际数据协作业务需求为核心。不需要仅仅关注技术突破,更需要关注业务价值的体现。

  《华夏时报》:有哪些已经比较成熟的落地案例?

  汪小益:目前隐私计算条线主要是金融业务,包括混业部署与同业部署。

  此前在南昌进行了混业部署。银行、公安、政府部门之间的数据协作需求可以显著提高风控能力。数据协作平台除了解决可信流转问题,相比传统的央行征信,统计企业信用的效率与实时性比较强。

  此外,在成都还完成了同业风控管理业务,也就是银行间金融服务。比如企业与个人用户短期内在多个银行间频繁开户,可能就是一个风险信息。但是目前银行间的数据是完全割裂的,隐私计算提高各银行间的风控管理。征信、反欺诈场景应用比较多。

  助贷类平台机构与金融机构之间构建的“流量”+“资金”的线上信贷合作模式被叫停,监管机构提出“断直连”,也就是“助贷机构-征信公司-金融机构”模式,有了隐私计算介入,可以使得这个模式更好的发展起来。

  《华夏时报》:接下来是什么样的发展规划?

  汪小益:其实隐私计算做数据服务的周期比较长,目前行业也刚刚起步。我们目前主要是软件服务,分为LICENSE收费以及调用收费两种方式,硬件还没有介入。

  接下来主要还是围绕数据服务来展开业务,像各地建设的数据交易所就是一个很好的模式。北京国际大数据交易所,上海数据交易中心先后成立,以后各地方大概率还会有更多的数据交易平台的成立,隐私计算带来了革命性的变更,把数据使用权和拥有权分离,数据就可以更好的以商品的形式提供服务。

  《华夏时报》:会考虑开源吗?

  汪小益:开源一直在考虑,但是还没有下定决心。开源最多也只是手段,不算是最终的目的。我们更多的还是考虑如何利用隐私计算帮助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此外开源的商业模式也值得商榷。

  开源本质上不是一种商业模式,更像一种营销手段,打开知名度,用的越多,旗舰版(企业版)/SaaS就销售的越好,是招揽生意的一种手段,但是无法产生直接盈利。这种模式在国外使用的比较多,在国内,国内开源的商业模式还没有得到很好的验证。

  《华夏时报》:隐私计算发展迅速的同时,行业目前面临着哪些困境?

  汪小益:现在隐私计算企业虽然成立了很多,但是平台同质化比较严重。隐私计算技术路线如TEE、多方安全计算、联邦学习等技术本身的技术布局是差不多的,各平台之间的差距也不是特别大。

  此外,目前隐私计算市场业务成熟度不高,服务商与场景方业务的结合还处在探索阶段,还是需要深耕行业的实际需求。隐私计算厂商除了对功能性的研究,非功能性也需要加大投入,例如高可用、容错性、兼容性等等。

  场景落地不会一蹴而就

  《华夏时报》:隐私计算2022年会迎来大发展吗?

  汪小益:2021年的发展比较快,政策合规驱动是主要因素。但是隐私计算发展至今,在资本市场与媒体领域的效应会明显一些,而在落地应用场景方面实质上是还是在慢慢探索的阶段。

  2022年的落地化应用肯定会比2021年多一些,快一些。但是还达不到爆发的程度,隐私计算目前是面向ToB和ToG的市场,不会出现突然大规模落地爆发的情况。需要慢慢深入到各个行业中去,需要磨合的周期,在场景验证完毕,一些企业使用真的有效果了,市场更多的企业才会加快脚步。

  《华夏时报》:相比近两年成立的隐私计算企业,先发企业占优势吗?

  汪小益:先发企业的优势是有的。但是隐私计算本质上还是技术工具,也需要融合其他技术如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成立先后顺序对企业的影响暂时还不是很大。整体市场需求比较大,先成立的隐私计算企业有其先发优势,后成立的企业只要切入好市场也是有所作为的。这还需要综合考评企业的技术、人才、资金等,重要的还是看是不是真的满足了客户的需求,这个要从自身的战略定位和执行来看,不能简单地从成立先后来判断。

  《华夏时报》:相比区块链企业的融资能力,目前隐私计算行业的整体融资能力如何?

  汪小益:隐私计算2021年融资情况还不错,一些企业已经到了B轮融资阶段,还有一些C轮,融资金融也有过亿元的,整体不错。

  区块链的整体融资规模上会更好一些,区块链的主要服务的想象空间会更大一些。区块链业务更加多元化,导致无论是区块链应用侧企业、区块链底层技术企业还是区块链上的开发工具相关提供企业都发展都不错。隐私计算的厂商类型目前相对来看比较单一。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

上一篇:餐饮业就业现状:95后、00后占半边天 送餐员平均月薪10216元 洗碗工薪酬环比增幅最大
下一篇:新能源汽车商业保险专属条款来了!近700万车主获益

热门推荐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或由网友自行发布,我们对此不负任何责任,如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 2021 配资排排网 版权所有

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