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资排排网
首页  >  股市头条新闻

油气储备重中之重

作者:配资排排网  来源:转载  阅读:47

  石油安全历来为各国十分重视,最近的俄乌冲突仿佛是一种警告。

  回顾历史,中国的能源安全具体的措施包括:国家战略石油储备体系建立、开启天然气时代、加快能源结构调整、建立原油期货市场、中亚天然气管道以及中俄原油管道等。

  战略石油储备诞生于第一次石油危机,OPEC通过限产和禁运打击了严重依赖石油进口的西方国家,迫使其建立石油储备体系以应对危机,削弱石油生产国以石油为武器的威慑,在真正发生危机时通过释放原油储备平抑风险确保自身经济政治稳定。

  BP每年都会发一版《世界能源统计年鉴》,对原油、煤炭、天然气、水电以及核电的产量消耗量做大数据统计。

  结合数据可以看到1993年是个中国能源的分水岭,由于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从原油净出口国变为原油净进口国,原油消费量2019年已达6.7亿吨,对外依存度73%,而陆上原油供应仅有中俄、中哈两条管道,其余绝大多数原油是从中东和非洲地区而来,依赖油轮海上运输,经过马六甲海峡,而这个海峡就是容易被扼制住的咽喉,中俄原油管道像是打开了一道天窗。虽然占比不高但意义重大,奔涌的石油,如同血液在地下动脉安稳运行,支撑着中国石油市场稳定的心跳。

  回顾近20年来的油价,2008年之前,伴随中国崛起带来的强劲需求,不仅仅是原油,铜、铝等大宗商品价格均大幅上涨,2008年金融危机导致大跌,随后伴随着稳增长强刺激再度起飞,于2011-2013年高位横盘。过去十年油价两个明显低点:2015-2016年,OPEC为打击页岩油大幅增产,刺激油价下跌;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导致经济衰退预期,油价暴跌。

  每一次油价暴跌都会刺激补库需求,而补库则需要建立国家级和商业级的储备体系,增加油库规模。

  2016年,中国原油进口3.8亿吨达到创纪录水平,增长13.6%。面对国际油价大幅下跌,此前在高油价时期着手建立战略石油储备基地很及时,赶上油价下跌逢低吸储,大大降低石油储备收储成本,为中国之后的经济发展提供了有力的能源保障。同样地,海关总署披露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中国原油进口量累计达到5.42亿吨,累计增长7.3%。但截至2020年中国原油进口金额却累计下降27.3%。从超大型油轮运价这个侧面亦可印证,VLCC即期运价的高低反映了油轮运输需求的旺盛程度。由于VLCC载重吨位很大,30万吨载重吨对应约220万桶原油,使得VLCC有双重属性:运输属性和海上原油浮仓属性。一般来说,VLCC即期运价4万美元/天为景气分界线,两轮油价触底的过程,也伴随了VLCC浮仓需求旺盛的过程,使得2015-2016年运价达到8万-10万美元/天,2020年突破20万美元/天的天价。

  另一个重要能源天然气也是如此。2004年底从新疆到上海的西气东输工程全线完工,然而下游找市场并不容易,但能源的清洁化是历史的必然趋势,不管外界如何变,重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大趋势没有变,清洁能源比重上升的趋势没有变,天然气取代煤炭的选项没有变。进口方面,2020年管道天然气进口451亿立方米,液化天然气进口940亿立方米,大约1:2的关系。海上主要来源为澳大利亚、印尼等,陆上管道来源为土库曼斯坦(经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进入新疆霍尔果斯)、俄罗斯、缅甸(附近海域海上开采)。所以中亚地区局势稳定与否,也直接关系到中国陆上天然气动脉的供应稳定性。

(文章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上一篇:武汉大学教授蔡恒进:区块链技术能够为元宇宙提供时间秩序
下一篇:Vanguard S&P 500:潜在升值空间30%

热门推荐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网络或由网友自行发布,我们对此不负任何责任,如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 2021 配资排排网 版权所有

广告合作